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圆梦大油海 献礼新时代
——准噶尔盆地玛湖凹陷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系列纪实之五
刘亚峰

2018年5月25日,一名员工在玛湖油田巡井。本报通讯员 陈立菊 摄

自从2007年再战玛湖之始,新疆油田的决策层就是把玛湖凹陷斜坡区当做一整盘棋在谋划——不是强调战术风格和招招见血的象棋,而是更注重通盘布局、步步为营、子子呼应、协同作战的围棋。

通过五六年的布局、起势、博弈,玛北、玛西、玛东已然成黑方大势,若从空中透视鸟瞰,“金角银边”已占四分之三。不过,“肚皮”仍是一片白区。

玛中地区果真是空空如也的“草肚皮”吗?

经过反复查找和比对已有井资料,科研人员认识到:玛中平台区位于三大扇体砂体汇聚卸载区,物源供给充足,发育规模储层,虽然玛中平台区埋藏更深,但近几年的勘探实践证明,越往坡下走,压力越高,储层物性越好,砂泥互层特征明显,有利于岩性成藏,有利于形成高产。

顺着这一大胆设想,勘探研究团队不断探索,2016年,经过新一轮整体研究,利用新采集的达10井高密度地震资料和重新处理二维地震资料,首次在玛中平台区发现了平行于玛北油田玛2鼻凸的玛中构造带,具备与已发现玛18、达13井区相似的高产富集条件。

最终,油田公司决定在平台区东西两端分别部署上钻玛中2井和玛中4井。

2017年3月26日,玛中4井在百口泉组喜获高产工业油流。6月16,玛中4井经压裂试产,又在三叠系白碱滩组再获高产工业油流。

同时玛中2井在二叠系下乌尔禾组试产,获日产油21.29立方米。这是玛湖新区新层系再获新突破,展现出二叠系勘探潜力。

玛中2、玛中4井获工业油气流,不仅进一步印证了玛湖凹陷多层系立体勘探的巨大潜力,同时也使玛湖东、西两大百里油区实现了连片,展现出玛湖凹陷“满凹含油”大场面。

2018年9月3日,工程技术人员正在对玛湖18井区新完钻的MaHW6009井进行测试作业。本报记者 崔文娟 摄

在“效益勘探、规模勘探”核心理念推动下,地质勘探人员在玛湖地区主探百口泉组的同时兼顾中浅层,希望能够在满凹含油的玛湖中浅层有所斩获。

2016年,艾湖5和艾湖12井在兼探层克拉玛依上亚组恢复试油获工业油流之后,斜坡区浅层克拉玛依组成为了大家盯上的又一个目标。

三叠系克拉玛依组勘探成果主要集中在断裂带附近,而玛湖凹陷斜坡区油气发现甚少。

为此,研究院勘探团队经过对斜坡区克拉玛依组的整体研究后,初步明确克拉玛依组油藏主控因素,结合主控因素进行地质分析,锁定百口泉—乌尔禾鼻隆南斜坡断块型油气藏这个领域。

2016年6月17日,油田公司勘探决策层决定针对克拉玛依组断块圈闭群钻探玛27井。

今年4月7日,经分层压裂后,玛27井克拉玛依组获高产工业油流,用5.5毫米油嘴试产最高日产油37.26立方米。

玛27井的突破,进一步证实了玛湖斜坡除三叠系百口泉组之外,克拉玛依组也具有效益勘探的潜力。也再次证实玛湖富烃凹陷具有多层系含油特征,具备深、浅层立体勘探的有利条件。

拿下第一个目标后,研究院勘探研究团队根据对已有资料的研究与分析,对玛湖凹陷斜坡区三叠系白碱滩组产生了“兴趣”——

6月15日,玛中4井在三叠系白碱滩组试产,获日产油32.41立方米。采油二厂科研人员在玛湖1井区通过老井复试获得高产。

重新认识,结果,玛湖东斜坡盐探1井在三叠系白碱滩组见到较好油气显示。

与此同时,艾湖2井区主探百口泉组的评价井,也在白碱滩组获得良好油气显示。

这一系列发现,进一步展示了玛湖地区中浅层良好的效益勘探潜力。

这些重要发现在三叠系百口泉组之上,埋藏浅,单井产量高,玛湖在百口泉组获得规模场面的同时,也看到了高效的“曙光”。

2012年起,在扇控大面积成藏认识指导下,围绕玛湖地区北部五大扇体前缘相带,发现六个油藏群,形成两个百里新油区。部署上由单个圈闭转向整个有利相带,直井控面,水平井提产,一体化快速推进玛湖整体突破。

这时的玛湖,已经成为了国内石油勘探业界的焦点,成为了新疆油田未来的希望所在——

五年来,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工作三次获得股份公司油气重大发现一等奖,一次获得特等奖,快速落实了3亿吨的规模储量。

3亿吨,不小。但还没有达到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不过,玛湖还在长大,至于它有多大?虽不敢奢望,但人人在期待……

玛湖油田,非常像一座巨型体育场:四周的斜坡是看台,中间是运动场地。现在,北、西、东看台和运动场地都找到了巨量的原油。南边那一长溜看台有没有搞头呢?如果没有搞头,说“玛湖浑身宝”似乎不太贴切吧?

即便是不懂石油工作的人,在这个时候也会凭着直觉说:“南边!往南边找找!”

但科学不能靠直觉。

在近两年对玛湖重新认识的过程中出现了两个现象引起了科研人员的重视——

所有井均有油气显示,试油井均见油流。

已经探明的油藏的中间地带——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空白地带,出现了大量的出油井。

这时候,类比一下玛北地区的百口泉组,重新解剖已开发的油藏,一个大胆的设想逐渐清晰——玛湖地区大面积整体含油!

这个时候说“整体”,科研人员心里都清楚,就是指玛湖南部地区。

2018年11月14日,录井人员在查看MaHW1344井的砂岩。本报记者 崔文娟 摄

经过研究,南部上乌尔禾组确实具备形成大油区的三大地质条件——

第一,南部上乌尔禾组超覆于下二叠统大型不整合面之上,地层平缓,易于大面积成藏。

第二,地层性质与玛北的百口泉组类似,具备形成大油区的储集条件。

第三,南北两层组都发育着大型退积型扇三角洲,晚期湖泛泥岩与早期厚层砂砾岩良好配置,为大油区的形成创造了良好的封盖条件。

不过,这个上乌尔禾组原来也是经过研究的,以前对这里的研究结论是“水区”。也就是说,这里是可以成藏,但其中蕴含的液体主要不是石油,而是水。

区分储集物是油是水,从理论上说并不难,声波反射、电阻率检测都可以做到。但是,难在阻碍检测手段的特殊地质结构。所以,需要打一口井见见真容。

2016年,新疆油田公司在原来认为的水区内水最多的地方部署了玛湖8井。试油结果是:获得日产工业油流11.8立方米、天然气7450立方米,水10.36立方米。

效果不错:水最多的地方,含油量都超过了含水量,那么,水少的地方呢?

于是,紧接着重新开展了领域性老井复查,重新解释复查油层10井层,针对性老井复试8井8层,全部获得了工业油流。

乘胜追击!为验证油藏连片,在勘探程度较低区新部署金龙42、金龙43井,也相继获得高产工业油流。

如此一来,“水里找油”的勘探成果非常显著:老井复试8井8层、新井4井4层均获商业油流,在饱和度相对较高的玛湖8井区上交控制石油地质储量5616万吨。

玛南,玛南!

玛南如果真的是大面积成藏,玛湖凹陷斜坡区将真的整体连片,会成为中国的一块巨大的聚宝盆啊!

现在,还差一点点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二叠系上乌尔禾组北部低勘探程度区相续钻探了克89井、白22井、玛湖9井等5口井,油气显示都比较差。

那么,可不可以继续采用大面积成藏模式重新认识呢?于是,新疆油田公司选择了玛湖1井进行恢复试油,发现有希望。

趁热打铁,按照前缘相带整体含油思路,在白碱滩扇西翼整体部署了8口探井,全部解释出了厚油层。而且,玛湖013井、玛湖8井和玛湖014井都获得了日产百吨的高产油气流。

看来,白碱滩扇是大肥肉,需要步子跨得更大一些——新区外甩。

果不其然,在白碱滩扇前缘相居然发现了近千平方公里的高产高效油气富集带,老井复试1井1层、新井3井3层均获工业油流,提交预测储量10843万吨。作为一个单独的成果,这个发现获得了中国石油2017年油气重大发现一等奖。

自此,继玛湖百口泉组之后的又一大油区基本形成。

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脑海来俯瞰准噶尔盆地西北缘玛湖凹陷斜坡区了——

它由南北两个大油区组成,北部大油区主体为三叠系百口泉组轻质油;南部大油区主体为二叠系上乌尔禾组中质油。

一个十亿吨级的大油田被新疆油田人全盘托出!

2018年7月21日,玛湖水平井压裂施工现场,员工在智能操作柔型水罐。本报通讯员 张平 摄

鏖战玛湖二十余载,得到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玛湖砾岩大油区。玛湖大发现的深远而重大的意义,远远超越了石油地质勘探工作的本身。

玛湖是定心丸。它在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逼近70%的时候轰雷掣电般出现在祖国的西北边陲,成为世界第一大砾岩油田,将有力地支撑国内原油产量重回2亿吨,为国家的经济、政治、外交、国防等领域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自信心,使这些领域的工作更加牢固地掌握了主动权。

玛湖是强身器。玛湖大油区产出的原油,全部是环烷基原油。

玛湖是催化剂。玛湖大油区的发现,在科学上,发端于“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的创新勘探思路;坚定于“胸怀大气度,敢冒大风险,立足大凹陷,寻找大油田”的勘探战略。如今,玛湖丰硕的成果证明了上述勘探思路和勘探战略的正确性。准噶尔盆地还存在着众多的富烃凹陷斜坡区,我国六大沉积盆地蕴藏着更多的富烃凹陷斜坡区,放眼这些更加宽广的所在,必将激发起我国石油地质勘探将士的找油之心。

玛湖是磨刀石。在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征途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必须坚定的正确方向。坚定这个方向,需要勇于探索、重在实践的可贵品质。这种可贵品质的获得和秉承,非有艰苦的磨砺而不得。从这个意义上说,玛湖是一块砾炼锋刃的磨刀石。

玛湖是“中国范儿”。从宋末元初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七百年的时间,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每况愈下,没有给世界科技发展做出与之相配的贡献。随着共和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中国创造”需要从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玛湖为祖国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添了一把柴,加了一把火。

玛湖是演兵场。玛湖勘探作为一个重要的平台,锻炼、培育了一大批适应新时代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地质勘探科技工作者。这些历经实战的科技人员,将成为新疆油田乃至我国石油勘探战线上的脊柱栋梁。

这正是——

萦怀玛湖不言败,

求索登攀心澎湃。

立根凹陷终破岩,

再为祖国献油海。

时间:2019-01-15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
正规博彩公司推荐-最新博彩公司登入平台-可靠的博彩公司网址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