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理论自创立 技术我更新
——准噶尔盆地玛湖凹陷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之四
刘亚峰

2018年9月4日,百口泉采油厂玛18井区,西部钻探公司正在进行大型压裂施工。 本报记者 崔文娟摄

久旱之后的雨,往往是倾盆的暴雨。

磨砺之后的剑,往往是削铁的利剑。

斜坡区,好似憋了三十年的雨一次倾泻而下——

2012年的夏秋季节,风南4井、夏7202、夏72井、夏89井、夏89井等恢复试油的老井,以及新部署的玛132-H井、玛133井,都接连不断地获得了稳定的工业油流。

当年,在中石油召开的战略研讨会上,股份公司和勘探与生产公司在听取新疆油田公司关于玛湖勘探的最新战报之后,当场决定再批给新疆油田公司10口井,在玛湖凹陷斜坡区搞出大场面。

这10口井的战略思路,就完全按照大面积成藏的模式进行了。

这就完全摒弃了以前“空白区”弱相带不含油的传统认识,认为斜坡区应普遍含油。

大面积成藏模式,是相对于分散成藏模式而言的。相当于集团作战和游击作战之间的关系。

所以,勘探的思路就要相应地发生改变。新疆油田公司适时地进行了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思路的调整——

第一,必须秉持“整体勘探”的思路;第二,关注地层“高压带”,高压就意味着油气能量大;第三,工程技术必须要能够保障勘探成果的实现。

归纳上述勘探思想,用一句话说“规模中寻找高效”。

这其中,最漂亮的一手,是在玛131井区与夏72井区之间的“空白区”部署了玛15井。

2013年4月,玛15井采用二级加砂压裂工艺获高产工业油流。

这口井,不仅是2013年克拉玛依的预探“春雷井”,而且也是玛北斜坡区到目前为止产量最高的直井。更重要的是,它的成功,实现了玛131井—夏72井区连片,进一步证实了玛北斜坡大面积含油成藏模式。

2013年10月,玛北斜坡区落实了亿吨级控制储量。

虽然玛湖了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其实,相对于它的“块儿头”,还只是在一个扇体中折腾。斜坡区的组成单元——冲击扇是有镜像规律的,也就是在目前得手的地域的对称位置,一定还有油气资源。

这个对称的地方,叫做“黄羊泉扇体”。

在扇控大面积成藏模式的指导下,地质勘探人员开始重新认识黄羊泉扇体。

通过老井复查与构造特征研究,发现以往选取的预探领域未取得突破,主要原因是构造与相带不匹配,未钻揭前缘有利相带。

黄羊泉扇体与夏子街扇体成藏条件类似,分布范围更大,储层物性更好,是成藏条件有利区。

2012年11月8日,在党的十八大隆重开幕当天,新疆油田公司在黄羊泉扇体南翼前缘相带部署了风险探井玛18井。

这个井号是改过的,本来这口井的井号叫“玛西2井”,但是,广大科研技术人员想借党的十八大的东风,企盼玛湖勘探工作也能顺利成功。大家认为,这不是什么封建迷信,而是新疆油田科技工作者拳拳报国心的体现。

有时候,信仰的力量会以想象不到的方式发挥巨大作用——

2013年7月,玛18井未压裂即获高压工业油流,玛西斜坡首个高产高效油藏由此诞生。

玛18井成功,突破了传统认识:砂砾岩储层有效埋深在3500以上。同时,证实了准噶尔盆地三叠系百口泉组贫泥砂砾岩发育着深埋优质储层。

在这里,我们需要复习一遍本系列报道上一篇文中关于对“传统”和“常规”的分析——

什么是传统?

“传统”的标准定义是:世代相传、从历史沿传下来的思想、文化、道德、风俗、艺术、制度以及行为方式等。

什么是常规?

“常规”的标准定义是:沿袭下来经常实行的规矩。

所以,“传统”和“常规”既不是褒义词,也不是贬义词。在“日心说”出现之前,“地心说”就是世界观的传统;在科学诞生之前,“占卜”就是解决问题的常规。

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是因为它诞生的环境长期未有改变;常规之所以成为常规,是因为执行它的环境长期未有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传统就具备着根本性的指导作用,常规就具备着运用效能。但是,如果事物发生发展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传统的根本性指导作用就可能不复存,常规的运用就可能失效。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出那句话——“传统,就是用来打破的;常规,就是用来突破的!”

玛18井突破之后,为控制斜坡区下盘玛18井区高压高效油藏、探索斜坡区上盘常压规模领域,快速整体落实规模高效储量,新疆油田公司整体部署了14口井,力图实现效益储量区整体快速控制,加快规模储量区建产步伐。

2014年10月,斜坡区下盘玛18井区获工业油流7井9层,2016年斜坡区上盘艾湖2井区获工业油流5井5层,累计落实了亿吨级规模储量。

事情在势如破竹般地前进。通过深入系统研究,新疆油田公司确定“二台阶”之下的二叠系、三叠系同样发育大型地层超削带,并且存在东西向大侏罗沟断裂,与南北向超削尖灭线形成系列断层地层圈闭,勘探潜力巨大。

2012年,新疆油田公司优选了玛南斜坡区沿大侏罗沟断裂二台阶之下地层岩性目标部署了风险探井——玛湖1井。

顾名思义,风险探井就是有着较大风险的井:成则可以达到纲举目张的作用,败可能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但是,敢于部署风险探井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充满信心的标志。

2013年4月,玛湖1井在百口泉组射孔,未经压裂即获日产原油38至58立方米、日产天然气两千立方米高产工业油气流,成为玛湖凹陷斜坡区产量最高的直井。

在前文所述反思一战玛湖的失败教训时,提到了“技术上有桎梏”的问题。

是的,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道路上,技术就是平台和条件,技术的进步,可以使原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轻松地完成。

古人想象中最快的运载工具是千里马,日行千里路是我们祖先关于速度的想象力的极限。可是如今呢?普通人日行万里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交通技术的进步让幻想成为了可能。

同样的道理,在中石油新型高密度三维资料的支撑下,新疆油田的科技人员得以有条件重新认识油藏,发现克拉玛依扇前缘相多期砂体叠置连片,呈“一砂一藏”的特征,而非断块裂缝型油藏。以这个新认识为基础,又在玛湖1井下倾部位同一砂体部署玛湖012井。

新资料带来新认识,新认识成就了新模式,新模式指导了新突破,新突破展现了新领域——

2016年,按照前缘相多期砂体叠置岩性控藏模式所部署得玛湖012井获得了重要发现:用3毫米油嘴试产,日产油16.5立方米,而且地层油压和油井产量都非常稳定。

这种稳定,归根到底说明了一个问题——玛湖太大了,大到超出了很中国石油人的想象。

2016年,玛湖1井区有4井5层获得了工业油流。

偌大一个斜坡区,短短几年的时间,突然就四面开花到让人已经应接不暇了。深藏地下的黑色油海也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科技人员眼前。

这种清晰,催生了科技工作者更高层次的追求——加快勘探评价速度,早日为祖国拿下这个注定很大、但还不确定到底有多大的油田。

这个更高层次、更注重勘探效率的追求,叫做预探评价一体化。

勘探工作,是解决“有没有”的问题;评价工作,是解决“有多少、在哪里”的问题。将勘探工作和评价工作一体化推进,隐含着一个前提:我相信肯定有,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在哪里。

预探评价一体化工作从2017年开始实施。按照“一砂一藏”模式整体部署了3口井。

现在,“口口井见油”在玛湖勘探工作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3口井也不例外——这3口径快速落实了3000万吨储量规模。

就在玛西斜坡百里油区逐步拓展与巩固的同时,玛东斜坡经过5年持续探索,2016年以扇控大面积成藏认识为指导,达巴松扇达13井首获重大突破,随后夏盐扇盐北4井又获工业油流,落实三级储量1.4亿吨,又一百里新油区初步展现。

玛东2井发现之后,玛湖凹陷东斜坡区二十余年未获突破。

2012年,优选了二叠系乌尔禾组地层超削带及玛东2鼻凸部署盐北1风险探井,力图探索大型地层型勘探领域。

2013年,盐北1井在乌尔禾组见良好油气显示的同时,百口泉组又见良好油气显示。虽然储层的孔隙度不高,渗透率也较低,物性较差,而且试油为油水同层。日产量仅有5.18吨,但却证实了玛东斜坡百口泉组是有利的油气运移指向区,同时也证实了相带控制储层物性与含油气性。于是,相带精细刻画工作是下部玛东斜坡勘探的重点。

在斜坡区的上倾方向,在二叠系部署的探井——盐北5又传来新收获,证实玛东斜坡区北部高部位存在平原相致密岩性遮挡带,具备三面遮挡大面积成藏条件,明确了在这个区域寻找大面积岩性油藏的方向和有利区。

为了进一步落实上倾方向致密遮挡带的存在,按照玛湖西斜坡的部署思路,2014年在致密遮挡带之下前缘的有利区部署达10井区高密度三维,落实钻探目标,在主槽南翼前缘相朵叶体部署了达13井。

达13井在三叠系百口泉组获得了最高日产油40吨、日产气3070立方米的高产工业油气流。

玛东斜坡几经波折,终于迎来重大突破——

按照致密平原相遮挡、前缘相大面积成藏的勘探思路开展整体部署,达002、达17等井连获工业油流,北部百二段预计储量规模5000万吨,南部百一段储量规模5000万吨,玛东斜坡展现了新的亿吨级场面。

明日将推出《圆梦大油海献礼新时代——准噶尔盆地玛湖凹陷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系列纪实之五》,敬请关注!

时间:2019-01-14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
正规博彩公司推荐-最新博彩公司登入平台-可靠的博彩公司网址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