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准噶尔盆地玛湖凹砾岩十亿吨级特大型油田发现纪实
执着揭开玛湖凹陷真相
——“回顾克拉玛依历史上的今天”系列报道之四
刘亚峰

1993年,4539钻井队在玛001井紧

在克拉玛依的历史上,存在过一个只有两年时间的合资公司董事会。

但这个董事会的级别不低——董事长是时任新疆石油局局长戴明梓,副董事长是时任江汉石油局局长文光辉。

成立这个董事会的目的,是为了合作开发玛北油田。

董事会是按照当时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要求实施的。因为当时的新疆石油局缺乏开发低渗透油田的技术。

1996年10月29日,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助理陈耕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新疆玛北油田合作开发问题。这次会议,促成了新疆石油局和江汉石油局的联姻,双方派人共同组成合资公司合作开发玛北油田。

这种开发管理模式勉强维持两年之后,还是因为投资大、效益低,没有获得理想效果,1998年7月便停止了实施。

这是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开发史上的一个插曲。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这件事情了。因为相对于玛湖凹陷斜坡区二十年的勘探开发历程中遇到的挫折和困难,这点小曲折不值一提。

1987年10月,在全国石油勘探工作会议上,决定将准噶尔盆地东部油田的勘探开发作为“七五”头三年全国三大油田会战之一。随着“挥师准东”这幅波澜壮阔的绚丽巨轴的展开,西北缘被“冷落”了。

正在这时,勘探开发研究院一名年仅26岁的小伙子陈新发从成都地质学院饱学三年后回来了。他受命参战准东的同时,心里还是挂着西北缘——西北缘还大有搞头。

于是,他把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都扎进了和他一米七八身高差不多的西北缘勘探资料当中去了。

后来的历史证明,他在这段业余时间里的贡献甚至超过了八小时以内——陈新发创造性地提出“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的勘探思路。

他认为,相对于勘探程度较高的西北缘断裂带,在其东南方向、面积达2600平方公里的西北缘斜坡区,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大场面。

新疆石油局采纳了陈新发的勘探思路。1991年春天,玛2井被部署在西北缘斜坡区玛湖构造带上。

1991年9月10日,玛2井的三叠系百口泉组日产原油30立方米、天然气3000多立方米。

从此,克拉玛依的油田家族中,多了一个“玛北油田”,玛2井就是玛北油田的发现井。

新疆石油管理局局长谢宏摸着这连手都不会染脏的高品质原油说:“玛2井出油,是西北缘斜坡区玛湖构造的重要发现,但其最主要的意义不是获得了工业性油流,更重要的是,它揭示了西北缘斜坡区存在大场面的可能性。”

玛2井被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确认为1992年度的重大油气发现之一。1993年,在新疆石油管理局上报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年度完成控制储量的总任务中,玛湖地区仅三叠系占了42.7%。

1993年9月25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发布消息,准噶尔盆地发现亿吨级油气田。这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玛2井打头炮的玛湖含油构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日报》和新华社的《每日电讯》等报刊都及时播发或刊登了这条重要新闻。

似乎,玛湖建成一个大型油田的场景指日可待了。

但是,在1993年部署的评价井玛6井获得高产工业油流之后,部署的7口预探井和评价井全部失利。

那就只能暂时立足玛6井和玛2井区,把三叠系的开发工作做好。

但在随后的试采中,玛6井的产量低到了找不到原始记录,丝毫不具备工业开采价值。

通过全面的油藏描述研究,玛湖地区被确认为低孔隙、低渗透、非均质、水敏性强的低幅度构造岩性油藏。

这就是本文开篇所述的合资公司董事会的由来。

“思想大解放、科技大联合、寻求大发现!”2005年油田公司勘探工作会议上,已经成为新疆油田公司总经理的陈新发提出了“大勘探”的要求。

“勘探程度极高的西北缘断裂带不是油气预探的久留之地,预探工作的主攻战场必须转移。”2007年,新疆油田公司勘探工作会议上,众多专家异口同声谈出了这个观点。

2007年,由新疆油田公司牵头,联合中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西北分院、杭州地质研究院,通过对环玛湖凹陷斜坡带新一轮的整体研究,明确了玛湖斜坡区西环带是石油预探的重大战略领域。

经过几年的潜心研究,2010年,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所西北缘项目组组长刘震宇抛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在长50公里、宽10公里的夏子街—玛湖鼻状构造带上选择突破口。

副院长雷德文赞同这个意见,并且带领科研人员进一步研究:将夏9井区—玛北油田之间的低勘探程度区不整合面之上的三叠系百口泉组作为再上斜坡区具体的勘探突破口。

主管勘探工作的新疆油田公司副总经理匡立春认为这个方案可行:确定在夏9井区—玛北油田之间的低勘探程度区部署玛13井,目的层:三叠系百口泉组。

对玛13井,勘探开发研究院信心满满,他们专门把这口井定为2010年的“过冬井”。

“过冬井”是有政治意义和文化意义的——

优选特别有把握的井,秋天开钻。入冬之前,将目的层全部钻穿,然后停工过春节。等到来年春天,克拉玛依市的“两会”和新疆油田公司工作会议刚刚开完,就立即对目的层试油,向社会公开发布“又有勘探大发现”的好消息——也就是克拉玛依人熟悉的“春雷井”,给新的一年带来好兆头。

但来年的春天却没有带来“春雷井”,虽然出油了,但产量不稳定;而“百二段”被认为是无测试价值的层段。

但新疆油田公司副总地质师王绪龙认为玛13井是很有价值的。他认为,只要采取针对性的储层改造工艺,这个区块应该具有较大的提产空间。

王绪龙的提议获得了新疆油田公司的认可:针对三叠系百口泉组二段,部署专层探井玛131井。

玛131井,被确定为2011年的“过冬井”。

转过年头,2012年3月——“春雷井”的发布时间了。

“玛131井在钻探过程中见良好油气显示,该井采用二级加砂压裂新工艺,首获工业油流,并稳产在日产8-11立方米原油。玛131井的出油,标志着玛北斜坡区百口泉组勘探获得重大突破,拉开了斜坡区油气勘探的序幕。”

雷德文的欢乐没有持续多久,他已经把这阶段性的成功归于零了——

他仔细地翻看了邻近的风南4井、夏72井、夏7202等十几口老井的资料,一种冲动越来越强烈——玛131井的发现,很可能只是广大斜坡区的冰山一角。换句话说,斜坡区可能有着超乎想象的大场面!

他安排勘探开发研究院测井解释中心主任罗新平和勘探所所长唐勇分别从测井资料和地质理论两个方向验证自己的判断。

一段时间后的验证结果是——

罗新平说:“百口泉组的油层多得很啊!”

唐勇说:“斜坡区内构造平缓,储层低渗,边底水不活跃,有利于大面积成藏。”

“这简直就是天生的大油库啊!”雷德文马上就给匡立春打电话汇报此事。

匡立春看了这些大量、立体、全面、详实的数据和论证之后,当场拍板:优选10口井恢复试油,另外,新钻两口新井!

斜坡区,好似憋了二十年的雨一次倾泻而下——

2012年的夏秋季节,风南4井、夏7202、夏72井、夏89井、夏89井等恢复试油的老井,以及新部署的玛132-H井、玛133井,都接连不断地获得了稳定的工业油流。

2012年,新疆油田公司的勘探工作负责人从匡立春转交给了副总经理况军。

接盘即在高起点,况军既感到幸运,又感觉压力很大。但本就勘探专家出身的况军,从未将关注的眼神离开过自己的专业。

他很快就理清了下一步工作的战略思路——

第一,必须秉持“整体勘探”的思路;第二,关注地层“高压带”,高压就意味着油气能量大;第三,工程技术必须要能够保障勘探成果的实现。

归纳况军的勘探思想,就是“规模中寻找高效”。

这其中最漂亮的一手,是在玛131井区与夏72井区之间的“空白区”部署了玛15井。

2013年4月,玛15井采用二级加砂压裂工艺获高产工业油流。它的成功,实现了玛131井—夏72井区连片,进一步证实了玛北斜坡大面积含油成藏模式。

2013年10月,玛北斜坡区落实了亿吨级控制储量。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只是在一个扇体中折腾。斜坡区的组成单元——冲击扇是有镜像规律的,也就是在目前得手的地域的对称位置,一定还有油气资源。”雷德文又不知足了。

这个对称的地方,叫做“黄羊泉扇体”。

在扇控大面积成藏模式的指导下,勘探开发研究院开始重新认识黄羊泉扇体。

通过老井复查与构造特征研究,发现以往选取的预探领域未取得突破,主要原因是构造与相带不匹配,未钻揭前缘有利相带。

黄羊泉扇体与夏子街扇体成藏条件类似,分布范围更大,储层物性更好,是成藏条件有利区。

结果,在此部署的玛18井和艾湖1井都先后得手。玛湖凹陷斜坡区——这位养在深闺二十载、丰腴秀美的好娇娘,开始揭开了她的面纱——

玛湖凹陷斜坡区是克拉玛依油田油气储量与产量的新基地。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成果被列入“中国石油2014年度油气勘探十项重要发现和突破”,同时获得中国石油股份公司2014年重大油气发现一等奖。

纵观玛湖勘探二十载的整个历程当中,“说得过去的”“放弃点”比比皆是。在任何一个困难面前放弃,都将不会有今天的“第二个克拉玛依油田”。反过来说,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巨大成就,只有一个根本原因——

历代克拉玛依石油人都始终不渝地秉持着强烈的执着精神。

时间:2017-10-29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
正规博彩公司推荐-最新博彩公司登入平台-可靠的博彩公司网址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