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团购模式悄然改变我市鲜花市场商业格局

花团锦簇的“团花”生意

作者:景璐   时间:2019-02-26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亭亭玉立的洋桔梗、馥郁芬芳的荔枝玫瑰、圆润可爱的洋牡丹……

随着我市微信鲜花团购的兴起,云南的鲜花时时在我市居民的家中绽放。尤其是在刚结束的春节里,团购鲜花频频“开”在市民的“朋友圈”里,更让“团花”生意一时风头无两。

事实上,起于微末的“团花”生意早就火了。2月19日,根据我市东方百和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赵伟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9月开始,鲜花物流运输量开始暴增,从以前的几乎没有,到如今每周30件左右(每件30公斤到50公斤不等),高峰时竟可以达到每周一吨左右的运输量。

不断发展壮大的微信鲜花团购生意不仅早已不是吴下阿蒙,还与我市传统实体花店分享起了鲜花市场的“蛋糕”。

鲜花团购,烈火烹油

2月19日,市民赵毅的心情格外明媚,因为今天不仅仅是元宵佳节,更是一周一度取花的日子。

“一想清香馥郁的鲜花,我整个人都幸福起来。”赵毅笑着说。

赵毅口中的“取花”,取的是她通过微信群团购到的新鲜雏菊。三天前,通过一个名为“生如夏花”的微信群,她花35元团购了一扎雏菊,2月19日是取花的日子。自从2018年9日加入这个微信鲜花团购群后,她每个一到两周就会购买一次鲜花,有时一两扎、有时三四扎,每次平均花销在130元左右。不过需要自己前往约定地点领取。

“生如夏花”微信鲜花团购群算是我市最早开启鲜花团购商业模式的微信群之一,创建于2018年7月,最初只有二十多个成员,还几乎都是创建者李冰尧的朋友。然而,仅仅用了5个月,这个微信鲜花团购群不仅先后裂变出3个分群,还吸引了近一千五名志趣相投的市民,在这里买花、赏花、谈花。

即使到了现在,面对这样的“成绩”,李冰尧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最初,我只是想满足自己侍弄花草的兴趣,只不过有亲朋好友一起从画商团购能便宜些。”她说,“真没想到喜欢鲜花的朋友这么多,甚至,我连一次微信广告、求转发都没有做过,大家都是通过朋友介绍自发聚集而来的。”

别看群里的朋友互不相识,但爱花、买花的热情半分不减。李冰尧粗略统计,每个微信鲜花团购群大概一周组织一次团购,每次每个群参与“团花”的市民都有一百多人,平均每周“团花”100到200公斤。要是碰见了节假日,这个数量还有可能翻倍。以2019年春节前夕,“生如夏花”群里的最后一次团购为例,当时的“团花”量竟达六百多公斤。

而同样的鲜花团购模式,也在被其他同好者疯狂复制。据李冰尧介绍说,“生如夏花”微信群建立和运行后不到一周,她的团购模式就被群里的四五个同好者复制,还有不少人前来洽谈合作,想要尝试鲜花团购生意。虽然李冰尧以“初衷并非商业盈利”为由一一拒绝,但微信鲜花团购模式还是在我市遍地开花。

价廉物美,惹人青睐

为何鲜花生意一夜之间如火如荼?

首要原因是便宜。

在尝试团购鲜花前,李冰尧曾是忠实的实体花店消费者。读书时没固定收入,她常常每一两周花十几元买一支百合,满足自己爱花的兴趣。后来工作有了收入,她每隔一两周购买一次鲜花,但每次动辄三四百元的花销,仍让她觉得有些“奢侈”。

鲜花团购改变了这一情况。

李冰尧说,以红玫瑰为例,花店的优惠价格大概在每支8元左右,但若是团购,即使是在春节前的“旺季”,每支加邮费也不过3.5元。

此外,经常参与“团花”的市民张璐表示,团购鲜花的新鲜程度同样让人难以抗拒。2018春节前夕,她在我市一家花店买了5支百合,共支付了100元。其中,每支百合只有一两个花苞,其它全是绽放的花朵,插在家里的花瓶中,只活了一周。但今年过年前,她团购的一扎10支百合也花了100元,拿到的却全是待放的花苞,经过简单的处理后,在家里竞相绽放了十多天。

对此,在我市准噶尔商场周边经营着一家花店的小米解释说,鲜花按照质量从优到次,可分为A、B、C、D、E五个品级。对于一扎玫瑰来说,若不计算运费,A级在昆明的批发价大概是45元,C级却只需要十几元,E级甚至只需几元。“市民买花不仅要比价格,还要比比花头大小和数量,何况实体花店还有一次15到20元的同城配送成本。”小米说。

市场冲击,势如破竹

然而,先不论鲜花质量优劣与否,“团花”模式的流行,已经让我市实体花店的销售情况和商业模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我市温馨花店的负责人介绍说,自去年9月鲜花团购开始流行,店里的鲜花零卖生意几乎减少了一半。“以前每天零售鲜花的销售额大概在700到800元,现在只有400到500元。”他说。

面对鲜花团购的冲击,很多实体花店、个体花艺师纷纷“出招自救”。

去年10月开始,小米的花店开始推出“月花”服务——顾客每月支付花店100元到几百元不等的订金,每周都可以收到一束搭配好的鲜花。如果订金高于100元,还可以享受送货上门服务。但据小米表示,便捷的“月花”服务并不走俏。其中原因,可能与鲜花团购走红的另一个因素有关。

李冰尧分析说,参与微信鲜花团购的消费者中,60%~70%是45岁至55岁女性,年轻人只占30%~40%。45岁至55岁的女性鲜花消费者,大多经济情况稳定,闲余时间较多。她们愿意为自己的爱好支付报酬,也更希望通过自己处理花材、搭配插摆,表达对生活的热爱,而不是定期收取礼物似的“花束”。

56岁的罗俊青刚退休一年,通过朋友加入某微信鲜花团购群后,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鲜花。每个月,她都要在“团花”上消费200到300元,买四五扎花,自行搭配。

“鲜花的香气不是任何人造香水可以比拟的,何况处理花材、插花还是一种享受。”她说,“每次将自己搭配的插花作品发在朋友圈里,得到亲友的回复称赞,我都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见微知著,启迪市场

物美价廉的新鲜花材,自由搭配的动手乐趣,鲜花团购仿佛占据了所有市场优势,但其背后的运营并非一帆风顺。

对于同一品种的鲜花,云南的花商通常只对5扎以上的预定量感兴趣,不然极可能会“没货”“降级”。李冰尧经常常得“自掏腰包”凑够5扎,才能保证群里客户的订单都是A级货。

鲜花可以“乘坐”飞机从云南到达乌鲁木齐,但要想运抵克拉玛依还需靠城际陆运。因此,物流公司偶然的一句“暂不送货”,就可能会让一整批鲜花脱水、冻伤,其间损失李冰尧只能“照单全收”。

此外,客户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我忘记团购了,有剩余鲜花可以“捡漏”吗?有没有搭配好的便宜鲜花?天太冷了,可以同城配送吗?有没有花瓶和花剪卖?

就像微信鲜花团购充分利用社交平台,准确挖掘和培养了同好“鲜花”的客户群体;利用物流飞速发展,开拓了鲜花24小时内从云南至克拉玛依的运输渠道,当这些新商业思维为我市鲜花市场带来冲击和启迪时,客户也在不断对微信鲜花团购这个“年轻”的商业模式提出新的要求:更商业化的运营、更细分的鲜花产品、更贴心的同城物流配送……

在我市的这场鲜花市场商业格局裂变中,没有赢家。因为,市场随时在变,不变的只有“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条真理,竞争永远不会停止。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正规博彩公司推荐-最新博彩公司登入平台-可靠的博彩公司网址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