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本地新闻

史海钩沉 笑握方寸

作者:陈晓丹   时间:2019-03-01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有字书好读,无字书难读,历史与人性,世事与人情。

遑论这本人生大书,即便一个“史”字,想真正明白透了,也是不易。历史是最简单的学问,也是最难的学问,专家们所写的历史,文字严谨、史料详尽。有时详尽到每写一段史实,就会引用大量的历史资料原文进行引述。等你辛辛苦苦“拨开云雾”,弄清楚了语义,又很有可能陷入“一叶障目”,看史还是史的窘境。

相比之下,郭德纲的《郭论》就显得有些“剑走偏锋”了。

《郭论》是郭德纲的随笔散文集,内容分为40篇:23篇捡史,10篇论俗,7篇歪批。书里讲的大部分是历史故事,很有些史海钩沉的意味。

但他讲这些史料,并非在于穷究历史的真相,而在于“评点”历史的戏剧性——将历史打扮成大众喜闻乐见的面貌,嬉笑怒骂、侃侃而谈,用一种新鲜的表达方式,重塑了历史带给普罗大众的感觉。让人看书的时候如同在听他说相声一样,哈哈一笑之后,又后知后觉地咂摸出些人情冷暖。

说到“人性”,在“歪批”的部分中,有一章叫《“戏”说杜十娘》,这一章里,郭德纲提到了评剧中“撇宝”这场戏,说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他讲到,自己当初演这场戏,扮的人物是孙富——诓骗着李甲卖掉杜十娘的富商。

到了杜十娘投江,李甲说:“孙兄,你把你的银子抬回去吧。”有的演员接的是:“出手之物就不要了。”但郭德纲唱的时候,每次不等李甲开口,他就会当场变脸,扭头对小厮喊:“来呀,把银子给我抢回来。”

孙富是个商人,还是个卑劣的商人,凭什么“出手之物就不要了”,那看似混不吝的一句话,却实打实地透出了郭德纲对于人性的洞察。作为读者看到这句,也免不了唏嘘长叹。

再讲“气节”,在“捡史”的部分中,有一章写到燕王扫北,建文帝逃难,方孝孺拒绝草诏的故事。这段故事在《明史·方孝孺传》中有记录:孝孺投笔于地,且哭且骂曰:“死即死耳,诏不可草。”

郭德纲则让方孝孺说出了大白话:“我可以死,但要让我写诏书,门都没有!”

看过郭德纲说相声的人,只看这句话就能想象出他的样子:一撩长袍,步子一跨,脖子一扬,眼睛一瞪,手向前一挥……

按说和郭德纲的形象是不搭,可你心里就是会叹一声,果然是文人气节,百世而下,凛然犹有生气。

此外,书里不论是著名的“清君侧”,还是缘起缘灭的李师师,亦或各个奇葩皇帝,甚至是敢从皇帝嘴里抢食的“内务府”……每一段都有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有悲欢和智慧,让人嘻哈看完后,却又感觉笑声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

这不是不尊重历史,相反是在史实的基础上的创新和活学活用。死的历史不过是故纸堆,能从历史中继往开来,对现在和未来产生一定的作用,这样读史才能让史变“活”。

除了说史,郭德纲还在书中对中国的某些饮食、居住、娱乐、语言进行“论俗”。

比如饭桌上的讲究,书中提到的一些“老例儿”,不知道现在的家长们还会不会讲给孩子,但我小时候,都是被家中长辈一遍遍耳提面命的。

吃饭是不许吧唧嘴的;不许拿筷子敲碗、敲盘子;夹菜的时候不许拿筷子在盘子里来回翻腾;不许把筷子立着插在碗里……规矩是繁琐,小时候还会被一向疼我的姥爷责备几句,但现在看到,只觉得十分有道理。

此外,还有老北京的锔碗手艺和《锔碗丁》奇案,再到中国人购年货、包饺子馄饨,这些无一不展示着国人待人接物的规矩,传承千年的世故人情。

总之,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郭德纲从人性角度重新解读历史真实,从历史里拈起的故事,最终又都落在了人情世故的情理之中。“洞悉人间百态,笑握方寸之间”,他将游走于舞台和人世间的智慧,在此书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

正规博彩公司推荐-最新博彩公司登入平台-可靠的博彩公司网址登入